第1章 無聲守護

    

這麼一瞬的功夫,陸瑤就找不到大貓的影子。她心情焦急的跟著血跡,不肯放棄的呼喚著,“小咪,你在哪兒?你出來好不好?”“我看不到你,我擔心你…你彆躲起來…”喚著喚著,她的嗓音哽咽,變成了可憐委屈的哭腔……“我不要你躲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因為反覆的思索大貓就是小咪這件事,她才誕生了一定能在這個奇異世界活下去的信心,才得以壓下無處安身的忐忑害怕。如果大貓有個三長兩短,她又該怎麼辦?陸瑤在山頂呼喚的聲音,引...-

日光炙熱,天際透藍。

海麵上朝霞流泄,於深海潛行的鮫人成群躍出海麵,紛紛以絢彩魚尾拍打出晶瑩浪花。

一望無際的翡翠色的大海擁抱著珍珠白色沙灘,成群馱載貨物的四腳獸俯臥在高聳蒼翠的椰樹下庇廕休息。

海案上人來人往,海的對麵茂密的灌木叢中藏著一雙純淨烏黑的眼睛。

陸瑤抿著乾裂的唇,捏著脖頸上的銀質吊墜,一錯不錯地觀察著這個奇異的海彎。

她從喀納斯自然保護區失足落水,穿越到這個古怪的世界已經有五天了。

前三天她通過森林裡古樹的斷截麵、豐沛的植被種類,判斷出自己可能來到了處於赤道附近熱帶森林的地理位置,心裡還存著一絲僥倖,幻想著找空曠的高處畫"SOS"尋求國際救援。

然而昨天她探索到海邊,見到了身上還有未退化的動物形態的類人生物,回家的幻想被徹底打破。

不僅因為這裡的人類外形特殊,更因為藍星赤道周邊的熱帶雨林附近冇有海洋。

另外,赤道區域四季炎熱,雨量豐沛,氣候恒定,可這幾天夜晚很冷,日夜溫差落差有十度以上。

她不在藍星了,穿越到了奇幻的世界。

具體是修仙世界、馭獸世界還無從得知。

但這個世界正在一步步粉碎她所學文化,粉碎她對生態認知,讓她覺得無比恐慌。

“亞獸人雌性,你來了啊!我聞到你揹簍裡果實的味道了!”

一位頭長尖銳的黑色牛角,腰間裹著獸皮的青年站在海灘邊朝著草叢方向揮手。

男人熱情的招呼聲令陸瑤心裡“咯噔”一聲,一顆心驚到嗓子眼。

為了在灌木林中避蟲驅蛇,她遇到具備驅蟲功效的紫茅後就擠出其汁液,塗滿露在外的皮膚。

昨天上午見到這個世界人類模樣,她在森林裡撿了許多灰色斑鳩羽毛,混合稀泥打扮了下自己,頭上也做了羽毛裝飾,幾乎將自己裝扮的與他們彆無二致,竟然還被記住了嗎?

因為氣味?

她在心中多新增一條異世界生存規則:

這裡似乎能馭獸的類人生物,嗅覺、視力遠超人類,要注意隱蔽氣味。

她不敢表現異常,踩著鬆軟的白色細沙,抱著碧綠髮亮的樹葉包走向牛角青年。

青年個頭不高,身材尤為魁梧,雙頰上遍佈著棕褐色的曬斑,頭頂的牛角黑得發亮。

他攤位上售賣的染血的牛、羊、蛇、類獸皮,泛著臭味。

這天氣炎熱,大部分人都用寬大的樹葉遮擋身體,也有人用奇異的灰色紗料,獸皮穿的人很少,因此他周邊攤販很少。

陸瑤昨天下午為了不引起注意在他攤位旁賣挖來的菱角,冇想到被他注意了。

她一言不發的走到青年身旁三米左右的岩石旁。

蹲下身將棕櫚葉包攤開,兩頭尖尖深褐色的菱角被鋪散在地。

圓葉棕櫚樹葉為扇形,看起來像摺紙扇,在現代不大,但在這裡竟然與荷葉一樣大。

陸瑤詫異其基因突變程度,心覺得如果是她認識的植物學家見到了,可能得興奮壞了。

“你這個亞獸人雌性,臟就算了,還是個啞巴,你冇人要吧?”

青年商販坐在礁石上,斜睨著陸瑤,口齒不清的問道。

他的目光如芒刺背,裡麵有多少不懷好意陸瑤無從得知。

所以她低著頭冇吭聲,繼續整理著菱角,將菱角堆成小山狀。

這裡的語言她勉強能夠聽懂,可來來往往的類人們口音各不相同。

她不會說這裡語言,貿然開口的話,說不定很快就會被髮現外來者,無依無靠的情況。

她想回到現代,得先瞭解這個世界,想辦法先活下去。

昨天她在集市上見到兩個男人因互撞肩膀大打出手,最後直接憤怒撕咬。

勝者掏拽出對方內臟,享受四周異人類發出的喝彩。

她判斷,類人的文明是—野蠻文明。

他們將女人稱為雌性,男性稱為雄性。

好在女人的地位似乎不算低。

她觀察到,沙灘上有很多麵貌粗野的女人在買東西,與男人討價還價也犀利的不落下風。

這是她敢冒險賣果實嘗試瞭解這個社會的原因。

從社會等級上來看,她扮演的雌性是可以賣東西的。

“亞獸人雌性,你這果實哪裡撿的?昨天下午豐澤部落的亞獸雌性早上就來問了,但是你來的也太遲了。”

青年走過來,蹲下身抓過一把菱角,不客氣的啃咬。

陸瑤抬手指向沼澤,有模有樣瞎比畫了幾下。

憑她的能力想在原始森林裡長期活下去,不太可能。

隻是這幾天像是走了大運連一隻野獸、毒蟒都冇遇到。

她昨天與一位狐狸獸耳女人約定好再賣菱角給她,但今天上午她不小心摔進了一個坑裡,所以來遲了。

原本是想等女人來了藉機熟悉她,一步步融入這裡,找到能夠先落腳的地方,冇想到提前被這個牛角商販盯上了。

“哦,看不懂,你等會兒帶我去。”

男人啃著菱角,打量視線再次落在陸瑤臟瘦的臉上。

雖然睫毛都沾著稀泥,但覺得她眼睛挺好看的,因此露出古怪的笑容。

陸瑤看清男人臉上神色,低下了頭。

猜測不定,這個人是對菱角產生了好奇心,還是對她產生了什麼心思。

“唉,你指的那片草澤地裡凶獸很多,毒蛇到處都是,是誰幫你進去讓你采果子的?”

牛角男人俯視著陸瑤,對陸瑤是啞巴冇有懷疑,但一個勁兒的追問著陸瑤背景。

陸瑤抬頭迎上男人眼神,冷靜淡定地用黑紫色的手指向另一邊。

意思是,我的家人在那一邊,我家人帶我去的。

這幾天陸瑤走大運的冇在草澤地裡見到凶獸。

唯有幾枚貓科動物的腳印,蟲蟻毒蛙倒是有些,但找到燧石用乾草點著火,躲在縫隙裡能安全。

牛角青年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臉上閃過滿意,那片都是冇有神賜雌性的小部落。

這筆出售半獸雌性的買賣,要成了!

……

遠處高岩懸崖上,一雙冷邃銳利的冰藍色獸瞳緊盯著陸瑤瘦小的背影。

銀嵐冇有任何緣由的跟隨這個血脈純淨的雌性五天了。

他清晰的記得,初見她的時,她在湖泊裡遊泳,宛如一尾歡快靈動的遊魚。

可她從水裡上岸後,美麗臉龐失去所有顏色,恐懼地縮在水邊發抖。

她擁有著令人驚心動魄的臉龐以及身體。

在危險的森林遇到小雌性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在這個世界,隻有受到獸神眷顧,血脈純淨雌性纔可以生育同樣被獸神祝福的強大獸人。

半獸人雌性生育的獸人都很弱小。

為了避免傷到稀少珍貴的雌性,多數部落不會攻擊擁神賜雌性的部落,會締結和平契約,以免惹怒獸神。

部落擁有神賜雌性,意味著能夠休養生息,免去戰爭。

因此,被獸神眷顧的小雌性會被整個部落嗬護。

他原本以為她是迷路的鮫人族的小雌性。

鮫人雌性比陸地雌性更難照顧,她們身體柔弱,上岸踩到爛泥都被氣哭都很正常。

但是…他好像猜錯了。

這個小雌性失水那麼久,受了許多擦傷,好不容易來到海邊卻遲遲不召喚族人,迴歸大海。

“哎呀,這果實味道真不錯,你在這等著,我去幫你找生意來!”

厚臉皮的男人走之前不客氣的彎腰又撈了幾個菱角,忽然對陸瑤客氣起來了。

陸瑤不為所動的蹲在地上,冇有迴應。

牛角中年人見陸瑤這麼老實,臉上露出奸笑,繞著過礁石,跑向沙灘前沿的攤位。

陸瑤見他走了,立刻撿起樹葉邊角收攤。

她覺得青年不像是好人,無事獻應勤,非奸即盜。

陌生未知的世界,保命最重要!

陸瑤當機立斷的站起身,混入人群裡,快步朝著來時的灌木叢跑去。

-說話!她在交配時候發出的聲音一定很好聽!”遠處樹林中熊壯直白話音落下,陸瑤臉色一白,交配?太TM噁心了!!大概是與陸瑤產生的情緒共鳴,銀嵐的獸耳豎起,豎瞳寒戾,亂糟糟的心緒頃刻間化為滔天怒火。熊壯雖然是火熊族獸王的後代,但本身不過是廢物的亞獸雄性,他配嗎?配得上陸瑤嗎?不配,他還敢想!找死!麵對敵人,銀嵐的脾性是陸瑤難以想象的暴躁恐怖。她的手根本揪不住他順滑的絨毛!僅是一瞬,銀嵐就竄了出去!如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