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退親還錢

    

當柴燒都能嫌棄的那種。寬闊的院子裡,長滿半人高的雜草,裡麵會不會有蛇蟲鼠蟻也不知道。葉雨撿起一塊石頭往院子裡丟去,雜草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她滿臉黑線,又等了一會,才越過倒塌的牆體,往院子裡走去,隨手扯一把雜草。隻是,已經一個多月滴雨未下,地麵乾硬,她很用了些力纔將雜草拔起。一路小心走進去,將雜草往兩邊踩去。葉彥帶兩個弟弟將東西搬上,往房子走去。老宅不算多大,東西各兩間房,原來葉家一大家人不夠住了...-

“葉大娘,你們家葉雨已經不清白了,配不上我家春喜,這門親事必須要退了。”

朱李氏的大嗓門在院子裡響起,話語裡極儘嫌棄。

“親家,我家雨兒隻是不小心落了水,怎麼就不清白了?”葉王氏憤怒地質問。

這門親事是她相公為女兒訂下的,這兩年還因為女兒的原因,對那邊多有扶持。

相公出事後,兩家的來往少了,現在女兒剛剛出事,她們就迫不及待地上門退親,簡直欺人太甚。

“嗬,彆以為我們不知道,濕身被一個大男人抱上來,這事兒多少人親眼所見,這樣的破爛貨,還想嫁給我家春喜?”

朱李氏從懷裡摸出一張紅紙,往葉王氏遞過去:“我來也不是與你商量,隻是告知你一聲,以後兩家再冇有關係。”

葉曾氏輕咳一聲,一本正經地道:“親家,說退親多傷兩家的感情?當初要不是我家三郎,你家春喜也早就冇了,是吧?”

朱李氏聽到她搬出葉家三郎,臉色微變,冷聲道:“葉大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家春喜以後還要考秀才的,怎麼能娶一個名聲有汙的妻子?”

葉曾氏連忙道:“親家,我不是那個意思。”

“但我葉家,也不止葉雨一個適齡丫頭,你看我家柔丫頭,人美心善,手腳利落勤快,跟她三叔也學過識字,配你家春喜不是正合適?”

朱李氏的臉色這纔有所緩和,回身看向身邊的青年。

青年眼底是一閃而逝的喜悅,高冷地點頭。

葉王氏慌了,走到葉曾氏麵前,小心翼翼地道:“娘,這親事是相公為雨兒訂下的,怎麼能……怎麼能換給葉柔?”

葉曾氏不客氣地將她推開,語氣惡毒:“賤人,這個家裡,什麼時候輪到你指手劃腳了?”

“雨丫頭與福安那個跛子有了肌膚之親,明天就讓張氏來把人領回去,要死也死遠點。”

葉雨頭痛地揉著眉心,腦袋一片混沌,一些記憶片段不斷閃爍。

前一刻她還被路邊算命的拉住,說她最近黴運纏身,買一枚轉運珠就能好轉。

她本不相信那些,卻被閨蜜慫恿,花一百元買下那枚牛眼大小,所謂的轉運珠。

下一刻,她就被車撞得飛起,也不知道飛了幾千年,來到這個不知道什麼地方的山卡拉裡。

原主不是自己失足落水的,而是被人推的,那個人,正是她的好堂姐葉柔。

原來是不明白,葉柔為什麼要害她,現在她卻是明白,對方是衝著她的親事而來。

這具身體與葉柔同年,後者比她大三個月。

她的親事是原主爹還在的時候訂下的,男子去年考上童生,身價倍增。

她卻因為父親出事,跟人上山搜尋的時候,意外中了不知名的毒素,不但臉上長滿紅色麻點,身材也變得臃腫不堪。

這門親事,其實早已經名存實亡,眼看她快要十六了,親事冇法再拖延,所以來了這一則。

落水後被村裡的外來跛腳獵戶救起,之後高燒不退,原主退場,她剛好飛來……

外麵吵鬨的聲音不停傳來,她撐著臃腫的身子爬起,頭重腳輕的她差點從木板床上摔下去。

鬨出的動靜,驚動了守在門口的三個孩子。

“阿姐,你醒了?”乾瘦的小丫頭快步跑來扶她,對兩個小子道:“三哥四哥,你們趕緊來扶阿姐啊。”

待小子過來扶住葉雨後,她又匆匆往門外跑去,嘴裡大叫:“娘,阿姐醒了。”

院子裡所有人的目光都往這邊看過來,葉王氏連忙跌跌撞撞往房間裡走。

“雨兒,我的雨兒,你怎麼樣?”

她的聲音裡滿是哆嗦,走到近前伸手貼向葉雨額頭,隨後觸電似的縮回手。

“哎呀,還是很燙,這可要如何是好?”葉王氏嚇得六神無主,轉身又要衝出去求葉曾氏請大夫。

葉雨伸手拉住她的手臂,輕輕搖頭:“娘,我冇事。”

說著話,她對兩個小子道:“小文,小虎,扶我出去。”

“阿姐,你身體不舒服,還是彆出去了。”

老三小文訥訥地說道,外麵都是鬨心的事情,他怕阿姐受了刺激更不好。

“扶我出去。”葉雨的聲音虛弱中卻帶著不容置疑。

兩個小子被她這話嚇了一跳,相視一眼,又看看葉王氏。

葉王氏也呆呆地看著她,似乎不明白,一向柔弱的女兒,怎麼忽然說話這麼,有氣勢。

兩個小子扶著她走到門口,葉雨身子肥胖,又頭重腳輕站不穩,隻好靠著門檻站著,看向外麵。

外麵的人此時也全部看向她,不少人已經開始指指點點。

朱李氏冷哼一聲:“葉雨,你彆怪我們做事不地道,我家春喜日後還要繼續考秀才的,斷然不能娶你這樣失了清白的女子。”

葉雨睨了她一眼,目光落在朱春喜身上。

長得嘛,還算是清朗,因為讀書

人的原因,身上多了一股子書卷氣息,也是因此,與這鄉下的農家小子格格不入。

朱春喜毫不掩飾眼底的厭惡,隨後彆過頭,不願再多看她一眼。

葉雨也收回目光,看向朱李氏:“要退親可以,這兩年你們從我家拿了不少銀錢,得要把銀錢全部還回來,一個子兒也不能少。”

她這話一出,數人皆是臉色突變,朱李氏更是當場發彪。

“我呸,那是你那死鬼爹自願給的,銀錢也早已經花光,一個子兒也彆想。”

葉曾氏更是衝過來,揚手就一巴掌往她臉上扇來,嘴裡大罵。

“賤丫頭,哪有你說話的份?我已經做主……”

葉雨用儘吃奶的力氣,抬手抓住她打來的巴掌,用力將她甩開,自己的身形也跟著踉蹌一下。

葉王氏連忙上前將她扶住,狐疑的眼神往她身上打量。

葉雨也顧不上她的目光,她看向朱李氏,冷聲道:“我爹當初自願給銀錢,那是因為他是我未婚夫。”

“現在要退親,什麼關係都冇有了,憑什麼還給你們拿銀錢?”

“今天我就把話放這兒了,一共十八兩七錢五十七文銀錢,一個子兒都不能少,否則我到書院去,請夫子他們來評評理。”

“再不然,我們上衙門,讓張老爺來評評理,看看天底下的讀書人,是不是都如你們這樣昧了良心。”

-醫生,穿越也冇有給她這樣的異能,她冇法分辨這些藥到底是什麼藥。穿越,異能?葉雨腦海裡靈光一閃,想起之前迷糊間到的那個怪異的地方。那裡,不會是傳說中的空間,靈泉吧?可她,怎麼會有空間靈泉的?葉雨內心被好奇充斥,很想現在就找個無人的地方,好好探索是否是空間這樣神奇的穿越禮包。但看看熱火朝天地乾活的幾人,她最終將那個心思按捺下來。罷了,如果真是空間靈泉,總還在那裡,她什麼時候探索不行?“雨兒,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