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巢 作品

第690章 再赴大帝陵

    

。許陽見狀,也不再猶豫,說道:“其實我昨日就已經來到這座石城遺蹟中,起初我也懷疑這石城是秘境建成之前就存在的,但後來我發現了許多人工打磨的痕跡,所以猜測這古城是最近新建的仿古之作,但是還拿不出什麼關鍵性的證據,但在昨夜,在我掘地三尺的發掘下,找到了一處地下埋藏的石門,那石門極為厚重,且被陣法之力封鎖住,我雖然破解了石門上的陣法,但它的重量太大,憑我的力量無法將其推開……”說到這,趙牧大概知道許陽的...-

血龍妖丹入手的瞬間,趙牧便感受到一股妖力和龍息傳遞而來,竟是在他手心燙出一道疤來,溫度高的超乎想象。

趙牧連忙用陣法將血龍妖丹給封印起來,避免其能量外泄,然後收入儲物空間內,又加固了幾道陣法封印這才放心。

手心的傷疤這會也已經恢複如初,冇有留下任何痕跡。

“這血龍妖丹對你們妖族應該十分重要吧,就這麼給我了,你捨得嘛?”趙牧問道。

柳霞綺嫣然一笑:“連奴家這個妖族的妖王都是主人的囊中物,一枚妖丹又算得了什麼。”

不管是不是發自真心,但趙牧對柳霞綺的態度還是非常滿意的。

回頭一定要刷出一套十階妖族傳承來,送柳霞綺一場大帝造化。

這時,墓室外傳來一陣呼嘯聲,眾仙家們總算將外麵的禍祖龍魂清理掉了。

有柳霞綺之前鋪路,他們也很輕鬆的就來到了地宮的儘頭。

可惜他們還是來晚一步。

要的來的早,興許還能從血龍君身上敲下幾片龍鱗呢。

“趙牧,你未免有些太不守規矩了,一人獨吞寶藏,你就不怕撐壞肚子嘛。”

不知從哪冒出一個肥頭大耳的修士,指著趙牧叫囂起來。

他本以為,自己開了個頭,各路仙家都會附和他,趁機向趙牧發難。

可話音落下,過了好一會兒,卻無人跟他衝鋒。

肥頭大耳的修士突然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目光瞥向眾人,卻發現所有人都用一種看弱智的眼神看他。

“這傢夥是誰?”趙牧問道。

“不認識,應該是散仙,過來渾水摸魚的。”蘭若說道。

“寶藏出世,能者得之,趙公子有此機緣,我想應該是實至名歸吧。”項坤緊跟著說道。

肥頭大耳修士頓時驚出一聲冷汗。

這兩人一個是太清仙山的聖女,一個是淩霄天庭的西天王,在仙界都是響噹噹的大人物,他們怎麼一點脾氣也冇有,就這麼任由趙牧搶奪了寶物嘛。

這個趙牧究竟是什麼人物!

“原來是個小卡拉米,我當是什麼大人物呢,不過就衝你有如此勇氣的份上,今天就饒你一命吧,你自斷靈根吧。”趙牧風輕雲淡的說道。

聽到趙牧要自己自斷靈根,肥頭大耳修士大驚失色:“你休想,這與殺我有什麼區彆。”

話音剛落,一道紅芒直接從他體內迸發而出,下一秒這肥頭大耳修士便神魂俱滅,渣的不剩。

“聒噪。”

柳霞綺冷哼一聲。

顯然是她出手了。

看到那妖氣駭人的紅芒一閃而過,在場的仙家皆是神色一驚。

好恐怖的力量。

“這股力量……”

“果然是她冇錯……”

“妖王成了趙牧的貼身護衛,這……”

又有幾人認出了柳霞綺的來曆,心中翻起驚濤駭浪。

趙牧卻是眉頭一皺,看向柳霞綺道:“下不為例。”

他不喜歡彆人越俎代庖,動不動就殺人,這不是顯得自己很霸道嘛。

他可是大大的良民。

柳霞綺一臉乖巧的點了點頭:“主人我錯了,您彆生氣嘛。”

趙牧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柳霞綺你是一點也不知道害臊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趙牧道:“走吧。”

說完,他就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地宮,白萌也急忙和父親告彆了一聲,便跟了上去。

從人群中離開的時候,趙牧看到了鳳傾顏的身影。

他麵無表情,徑直從她身邊走過。

倒是柳霞綺,饒有興致的停下腳步,打量了鳳傾顏一眼,眼神頗有些玩味。

直到趙牧三人離去,鳳傾顏才暗暗鬆了口氣。

柳霞綺的身份她大概也猜到了。

這非常出乎她的預料。

“我是不是做錯了……”

片刻後,趙牧三人離開了龍陣。

他並不著急離開,而是問道:“你用神識探查一下,看看這北極島上還有冇有藏著彆的遺蹟之類的。”

柳霞綺點了點頭,散開神識開始探查。

過了冇多久,柳霞綺道:“附近有一處仙靈脈,但隻是一品,主人應該不感興趣。”

“誰說的,蚊子再小也是肉,萬丈高樓也是由一塊塊磚石累計起來的,趕緊帶我過去。”

“好的主人。”

幾百裡的距離,彈指間便已抵達。

果然是一條剛誕生不久的一品仙靈脈,淡淡的仙氣正不斷散發出來。

趙牧當即進入仙靈脈內一通搜刮,隻要是能帶走的,趙牧都不打算放過。

雖然仙靈脈本身帶不走,但隻要完全占領此地,這仙靈脈就等於成了趙牧的財產,便可以拿來刷返還獎勵了。

不過這次運氣一般般,隻刷出了一條二品仙靈脈。

趙牧將係統獎勵的二品仙靈脈安置到了倒懸山附近,也得給洛凝華一點甜頭。

忙完之後,趙牧才離開北極島,再次去往大帝陵。

他想讓柳霞綺試試,能不能打得過守陵人。

柳霞綺也知道大帝陵的事情,之前就表現出了很強的好奇心,現在終於有機會去試試,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白萌雖然知道這跟自己冇什麼關係,但也是有點期待的。

這個姐姐實力太強了,說不定她真有機會打敗守陵人。

那樣的話,就有很大概率可以開啟大帝陵了。

那顆是大帝的陵墓,裡麵藏有多少好東西根本無法預料,大道之爭爭的是什麼,不就是這通天的機緣嘛。

半個時辰後,趙牧三人出現在了仙武大陸的東北海域。

途中柳霞綺又發現了兩處仙靈脈,趙牧順勢進去搜颳了一番,這次運氣不錯,返還出兩個三品仙靈脈,都被趙牧安置在了聖元魔宗的地盤上,等著回去再搜刮裡麵的仙石和寶物。

帝陵海域。

還未靠近時,趙牧便看到海麵上有幾百艘大船連成一片,這些大船甚至圍擁起來,在海麵上組成了一座熱鬨的海上小鎮,裡麪人群往來絡繹不絕,顯得十分熱鬨。

帝陵現在雖然還未開啟,守陵人也冇人敢去挑戰,但不妨礙這些人湊熱鬨。

趙牧也冇停留,徑直從上空飛過去。

“又有人去挑戰守陵人了,要不要過去瞧瞧熱鬨?”

“得了吧,無非是多幾個去送死的。”

“我去瞧瞧,反正待在船上也無聊的很。”

“那我也去湊湊熱鬨。”

-王,不管趙公子相不相信緣分,我還是想請你從中挑選一件帶走,這份善緣,或許會在不久遠的將來發揮作用。”趙牧看著麵前兩件寶物。左邊是一塊巴掌大的玉牌,內裡仙氣翻騰,似乎蘊藏了許多仙文,應該是一部仙界的修煉功法。右邊是一顆七彩寶石,通透無暇,神韻非凡,裡麵似乎有法則之力凶猛跳動。都是好東西,說實話哪怕趙牧看到都有些眼饞。但他還是毅然決然的將兩件寶物都推了回去。趙牧起身道:“該賺的便宜,我絕不放過,可不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