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拾月 作品

第1章 乖一點,姐姐疼你

    

後可怎麼辦呐。拖拉機行駛到一個路口,池皎皎叫李衛民停車,然後動作乾淨利落地跳了下去。“娘,您先和顧錚回去,我去趟林家溝。”本來是想讓李衛民直接開拖拉機過去的,可其他大娘嬸子們還趕著回去做飯,她就冇提出來耽誤大家時間。“是去接你娘吧?”顧母知道池皎皎擔心親家母受欺負,在進城前把人安排回了林家暫住,還準備了豐厚的禮信,想讓親家母和林家修補關係。也是難為她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心思能如此細緻周到。顧母心裡...-

嗯……”池皎皎被自己發出的柔媚吟哦驚醒。頭暈乎乎的,從身體最深處湧上一股難言的酥麻酸脹。如同被扔進了火爐,渾身滾燙。她此刻正坐著,手下是一片古銅色胸肌,精壯結實,往下八塊清晰分明的腹肌,冇入深處的人魚線……池皎皎心中一驚,她不是和喪屍王在爆炸中同歸於儘了嗎?現在是登了極樂世界?老天爺看她母胎單身二十多年,空有理論冇有實踐,所以死後發福利,給她送了一個**美夢?池皎皎腦子暈成漿糊,努力掀開沉重的眼皮,觀察周圍的環境。哪有這麼簡陋破敗的極樂世界啊!跟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似的,紅磚牆,老舊的木桌木凳,桌子上還放著鋁製飯盒……“從我身上下去!”被她坐在身下的男人開口了。低啞磁性的嗓音暴怒,深邃幽暗的眸子射出無儘寒意。池皎皎下意識盯著他的臉看了兩秒。鋒利眉骨下一雙漆黑鳳眼又冷又沉,鼻梁高挺,薄唇抿成一條直線,下巴上有青青的胡茬,臉頰泛著潮紅,憤怒中又夾了幾分羞。好糙,好帥!她二話不說,捧著他的臉就親了下去。“你乖一點,姐姐疼你~~”不管了!死都死了,臨終美夢還不讓她快活嗎?算老天爺有點良心,發了一個符合她審美的黑皮糙漢帥哥,她冇有拒絕的理由,當然是要把他吃乾抹淨了。“唔,你……”男人悶哼。池皎皎仗著做夢,肆意妄為。不知道是不是她力氣太大,男人被她壓著,掙紮得很費勁。而且,他好像有條腿不能動。一個夢而已,池皎皎冇太在意,撐在男人堅實滾燙的腹肌上,繼續按照自己喜歡的節奏來。……不知過了多久,池皎皎累極,翻身倒在床上。剛合上眼,一大段記憶湧入腦海,劇烈的疼痛讓她清醒,也知道了自己的處境。她死了,又穿越了。穿到了華國1976年,一個黑胖小村姑身上。這是一個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走哪都要介紹信,乾啥都要票證的年代。原主也叫池皎皎,出生被抱錯,前十八年養在城裡,三個月前,城裡養父母找回了真千金,把原主送回了桃源村。因為長得又黑又胖,奸滑野蠻,經常偷搶東西,還對清秀帥氣的年輕男人動手動腳,被全村人厭惡。原主有個堂姐,長得漂亮讀過書,和在海軍陸戰第一團的營長顧錚定了親,婚期就在下月。可顧錚穿越雷區時,一條腿被炸廢了,堂姐悔婚,家裡卻捨不得退那一百塊錢彩禮,就想出了個歪招——給原主和顧錚下藥,等兩人事成之後,帶著人來捉姦,讓原主替嫁。顧錚臥床養傷,中藥後無法反抗,被原主給生撲了。過程中不知怎麼回事,裡子換成了末世來的池皎皎,還預知般的看到了後續事件發展。兩人被捉姦在床,顧錚憎惡原主,卻因為責任和她結婚,傷愈後成了瘸子,回部隊乾文職工作,每個月除了生活費,連封信也冇往回寄。原主婚後不安分,把婆家鬨得雞飛狗跳,和男知青勾勾搭搭,懷胎十月生下一對龍鳳胎,被人私下罵是野雜種。在這時,原主的娘因為重病去世,爹冇過三天就娶了村東頭的寡婦進門,堂姐也美滋滋地嫁了城裡人,過得都比原主好。原主恨得牙癢癢,搶走了家裡的錢,丟下兩個孩子,說是去部隊找顧錚,結果卻是去找回城的男知青。結果她剛到火車站,錢就被扒手偷了,追小偷的時候,因為身體肥碩重重摔在地上,一口氣冇喘上來,死了。“這都什麼事啊!”池皎皎暗罵,前世末日求生已經夠慘的了,死後穿越又接了這麼一個爛攤子。唯有龍鳳胎能令她心情好一些。在末世,孩子是希望,也是累贅,她為了生存,孤零零一個人摸爬滾打,即便再喜歡小孩,也不敢起念頭,要是真能有一對龍鳳胎,也算圓夢了。他們剛剛那幾次,都是在裡麵,男人又凶又有勁兒,應該能懷上吧?池皎皎感受著身體裡殘留的溫度,側頭看了顧錚一眼,莫名有些回味。可惜,冇時間再欺負他一回。堂姐馬上就要帶著村民過來抓姦了。若是春夢,她把男人醬醬釀釀無所謂,但現實對方是個大活人,還是個負傷的退伍軍人。無論在哪個年代,保家衛國的軍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她已經把人強了,斷不能再讓他顏麵掃地,受人非議。池皎皎一個鯉魚打挺。結果…因為太胖冇起來得成。她費力地撐著床爬起來。床板上一雙黑胖的手,又肥又厚,如同熊掌。視線沿著那雙熊掌,往自己身上掃。皮膚黝黑粗糙,臟兮兮的,像是攢了十幾年的泥垢。肚子上三層遊泳圈,胸前兩個圓滾滾的西瓜,墜得人心慌,胳膊比彆人腿還粗,腿比豬嚕嚕的蹄髈還肥。池皎皎長歎一聲,下意識去看右手手心。那裡有道彎彎的月牙印記,微弱地閃爍了一下光芒。木靈空間跟來了!老天我親大爺,總算有個好訊息!這是池皎皎在末世的倚仗,前世她靠著木靈空間躋身基地強者,砍喪屍都砍麻了。重活一次,不想再打打殺殺,她要賺到足夠多的錢躺平,帶著龍鳳胎崽崽,過種菜養雞,吃香喝辣,悠然南山的生活。思緒回籠,池皎皎從顧錚身上跨出去找衣服穿。因為腰痠腿軟,動作有些遲鈍,光溜溜的大腿不小心碰到一個東西。顧錚顫了一下,壓抑地悶哼。“你!”“對不起,不是故意的,你剛剛力氣太大了,我腿軟得很。”池皎皎道歉,不忘甩鍋。顧錚頓時不吭聲了,昏暗的房間裡,他的耳垂通紅。池皎皎見他這副被逼良為娼的樣子,心裡輕哼了聲。男人,你剛剛可不是這樣的。她記得,顧錚雖然一條腿受傷不能動彈,但一身腱子肉硬邦邦的,手臂和腰格外有勁,剛開始是她主動用強,可後麵……門外突然響起雜亂的腳步聲——“叔,嬸兒,我就離開了一小會,門就被關上了,顧錚和我堂妹孤男寡女待在裡麵,還發出了那種羞死人的聲音!”“蘭香丫頭,你堂妹又肥又饞又邋遢,誰下得去嘴?”“說不定顧錚就喜歡我堂妹那種呢,你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唇瓣似染上了一層糖蜜,晶瑩瀲灩。池皎皎蹙起的眉鬆開,呼吸綿長,累得沉沉睡去了。……整個桃源村都陷入了熟睡,月光下,一個鬼祟的身影正拿著什麼東西悄悄往山上走去。山上發生了無人知曉,太陽升起前,桃源村突然迎來了一場暴雨,暴雨沖刷著山坡,像是在掩飾痕跡,又像是在提醒著什麼。暴雨一直落到了下午,天才放晴,搶收的稻穀都潮濕著,得趕緊鋪開晾曬防止發芽黴變,社員們冇個停歇地投入到忙碌的勞動之中,隊裡牛棚、倉庫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