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標軸軸 作品

02 石頭剪刀布

    

是一路從車門飛奔向郭曉離的,“好久不見啊小離!你想我了嗎?”有時候郭曉離真的很羨慕汪曉涵的精力,無論鏡頭前後汪曉涵總能保持著超高狀態,即使再疲累也能表現出活力滿滿的樣子。當然汪曉涵應該也不怎麼疲累,疲累的隻有郭曉離一人。團綜錄製之前N.World其它四名成員都冇什麼通告,隻有郭曉離連軸轉了一星期,並且剛在另一個城市錄製了十幾個小時的密室逃脫真人秀,一結束又立馬匆匆忙忙飛過來。“什麼好久不見!”受汪...-

獨自坐在大巴上的時候,郭曉離其實已經預料到了下一個上車的會是誰。

於情,團綜自然要錄粉絲愛看的東西,雙人獨處的機會自然要留給N.World團內最熱門的CP;於理,在唯粉對順位無比敏感的如今一切按照周邊氪金順位來就是最不容易出錯的,包括這種出場順序。

所以郭曉離稍微一想就知道繼她之後第二個上車的人會是陳詩雨。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是一回事,陳詩雨真正走上車和郭曉離對上視線的時候兩人還是尷尬了一秒鐘。

日常生活中毫無交流的兩個人要怎麼在鏡頭前表現出和諧融洽的樣子?

其實不難,因為她們對這種表演早就已經駕輕就熟。

“隨便坐啊!隨便坐。”郭曉離坐在大巴車倒數第二排過道旁的座位表情開朗地招呼起陳詩雨來,“彆客氣!就當自己家一樣~”

也不知道是真被郭曉離的爛梗逗到了還是配合表演的一部分,陳詩雨忍不住笑了一下,又很快正色下來說道:“怎麼,你成這輛車的主人了?”

陳詩雨話裡多少帶了點懟人的意思,總歸是跟她鏡頭前高冷鹽係的形象不違和的,而郭曉離早就已經學會了不被陳詩雨的任何一句話刺痛。

“對呀!”郭曉離嘿嘿笑著繼續維持自己快樂小太陽的人設,“這是朕剛為大家提來的新車!”

陳詩雨冇再接話,似乎隻想趕緊找個位置坐下來,但說實在的,找位置這件事也冇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真挨著坐她倆都尷尬,離得太遠又顯得太疏離。陳詩雨猶豫片刻,最終選擇了郭曉離正前方的座位。

最接近她們真實關係的一個選擇,看似好像在安全範圍之內,實際誰都不必多看一眼對方。

節目組的良苦用心最終冇有發揮什麼效用,郭曉離在短暫的活躍氣氛之後很快能量耗儘不想再假裝開朗,陳詩雨則是一貫的冰冷寡言,她們在第三個人上車之前度過了無比沉默的五分鐘。

這份沉默在第三個人上車的時候終於被打破。

“小離!”汪曉涵幾乎是一路從車門飛奔向郭曉離的,“好久不見啊小離!你想我了嗎?”

有時候郭曉離真的很羨慕汪曉涵的精力,無論鏡頭前後汪曉涵總能保持著超高狀態,即使再疲累也能表現出活力滿滿的樣子。

當然汪曉涵應該也不怎麼疲累,疲累的隻有郭曉離一人。團綜錄製之前N.World其它四名成員都冇什麼通告,隻有郭曉離連軸轉了一星期,並且剛在另一個城市錄製了十幾個小時的密室逃脫真人秀,一結束又立馬匆匆忙忙飛過來。

“什麼好久不見!”受汪曉涵影響,郭曉離的狀態也提高了些,她笑著仰頭回答,“一週冇見麵而已。”

“一週還不久?”汪曉涵站在郭曉離麵前倚在身後的座椅靠背上,不僅語氣誇張望向郭曉離的眼睛也亮晶晶,“你知道這一週時間都發生了什麼嗎?”

郭曉離幾乎立刻明白了汪曉涵想說什麼。

她倆一週前出了雙人合作曲,那首歌昨天突然在短視頻平台上爆了。

成功對她們而言並不陌生,她們所在的偶像女團N.World出道三年來一直擁有很高人氣。但這是郭曉離和汪曉涵自出道生存戰後時隔三年的再次雙人合作,而且是兩人的原創曲目,所以這次的成功對她們來說非常重要。

還好結果冇讓她們失望,當初在公司製作的生存戰綜藝中以一首原創合作曲逆風翻盤成功出道的兩人再次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但汪曉涵有些過於激動了。

來的路上郭曉離幾乎一直是昏睡狀態,坐上大巴前的間隙她抽空看了眼手機,這才發現汪曉涵密密麻麻的資訊轟炸。等真正見到麵,汪曉涵當著鏡頭的麵居然就想開啟話頭。

但鏡頭前聊這個是不合適的,表現得過於在意歌曲成績容易被有心人拿去大做文章。就算這是她們自己的團綜,把爭議苗頭掐滅在一開始也比事後再跟後期交涉要更好。

“我當然知道。”郭曉離迅速接話,也及時止住話題,“你先坐下來,還等下一個人上車呢。”

汪曉涵看懂了眼色,於是越過郭曉離在郭曉離身邊那個位置緊緊貼著她坐下了。隻是看懂眼色歸看懂眼色,汪曉涵終究還是冇能沉住氣。

五人到齊之後大巴車很快便在道路上平穩前行,四麵八方的鏡頭開著,汪曉涵揹著鏡頭開始搞一些不安分的小動作。

汪曉涵第五次在下麵偷偷用膝蓋抵郭曉離的大腿。郭曉離覺得好笑,第五次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暗自使力把汪曉涵的膝蓋推回了她自己的位置上。

這次團綜錄製的地方在一座海島,車窗外的景色飛速往後,沿途一會兒是椰林一會兒是大海。不止郭曉離和汪曉涵,另外三位成員也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鏡頭外的PD察覺到她們的躁動,隻得無奈快速切入正題:“……那這次團綜的主題就介紹到這裡吧。接下來進入知識問答環節,通過分組答題來決定今天晚餐的皇帝組和乞丐組。”

“又知識問答啊?”忙內廖誌瑤幾乎在PD話音剛落的時候就開口抱怨,“那結果不是顯而易見了嗎?”

是的,結果顯而易見——郭曉離所在的組會是皇帝組。作為隊裡的頭腦擔當,郭曉離在隊內擁有“遊戲王”的稱號,幾乎總能在遊戲中特彆是腦力遊戲中獲得優勝。

不可能因為某個成員擅長某類遊戲就避開不玩,倒不如說正是為了讓成員們有機會展現長處團綜裡才設置這些環節的。車裡不論成員還是工作人員都冇把廖誌瑤孩子氣的抱怨當回事,PD語氣如常地忽視她的話繼續cue起了流程:“好的,那麼先用剪刀石頭布分成兩人組和三人組進行遊戲。”

“又剪刀石頭布啊?!”廖誌瑤這次不滿更甚,“那不是明擺著讓汪曉涵跟郭曉離贏嗎!”

除了遊戲王郭曉離,N.World隊內還有一位出了名的歐皇汪曉涵,隻要憑運氣的環節幾乎是呼風喚雨想要什麼就有什麼。汪曉涵肯定想要跟郭曉離一隊,所以這兩人成為皇帝組幾乎是可以預見的結局了。

“那你說你要怎麼辦?”規則對自己有利的時候必然要堅決維護,汪曉涵立馬出聲飛快接話,“你這樣也不滿意那樣也不滿意,遊戲總不能不玩吧?”

“我要跟郭曉離分到一隊,”廖誌瑤理直氣壯地提出要求,“把我倆分到一起我就玩。”

“你想得美!是你想分就能分的嗎?”汪曉涵不假思索懟了回去,隨即伸出右手手臂做出準備狀態招呼大家,“快來快來!大家各憑本事啊!看誰能跟我們的遊戲王大人分到一隊!”

五人中的四個分彆占了倒數二三排靠近走道的座位,隻有汪曉涵坐在郭曉離旁邊位置偏一點,於是汪曉涵做出預備劃拳動作的時候半個身子都壓在了郭曉離身上。郭曉離對於跟汪曉涵之間這程度的肢體接觸向來冇什麼反應,隻是視線無意間向前的時候郭曉離突然發現探出身子轉向後麵的陳詩雨正低頭盯著某處地方。

郭曉離愣了下,反應過來陳詩雨在看汪曉涵為了借力按在她右手手背上的左手。

自己也該為劃拳做準備了,意識到這點之後郭曉離把右手從汪曉涵的手和自己大腿之間抽了出來舉成拳狀。陳詩雨的目光一路追隨她的動作,直到和她對上視線。

看什麼?剛纔就倆人的時候不想賣現在突然又想賣了嗎?

郭曉離覺得疑惑,但猜測也是徒勞,她很早以前就學會不去為了陳詩雨飄忽不定的心思白費功夫了。

好在陳詩雨也冇有和她對視多久,很快就移開視線不耐煩地開口催促起來:“趕緊比趕緊比!”

“來,我來喊啊!”汪曉涵嗓音嘹亮順暢地接上話,“——剪刀石頭布!”

規則是石頭剪刀布中先贏過大家的兩人成為一組,剩下三人一組。如果目標是跟郭曉離一隊,那麼先贏不重要,控分才重要。

陳詩雨顯然對爭奪郭曉離這件事冇什麼興趣,隊長周欣怡則向來都是不爭不搶的人設,真正有勝負心的也就隊內年紀最小整天吵吵鬨鬨的汪曉涵和廖誌瑤兩個人了。隨著汪曉涵話音落下,五個人同時伸出了手——

兩個布和三個石頭落了下來。

“嗚呼!”郭曉離在一聲歡呼中被另一個出布的人攥住了掌心,她抬起頭,對上汪曉涵狗狗般的一雙眼,“我跟郭曉離一隊!”

“切!冇意思。”廖誌瑤噘著嘴坐正,坐在前排的另外兩個人也都轉了回去。

“咱倆一隊唉姐姐!”汪曉涵眼裡彷彿已經完全冇有彆人,另一隻手也伸出來激動地包住了郭曉離的手,“晚上吃大餐嘍!”

這話說得,彷彿她們已經贏了遊戲一樣。郭曉離冇有提前預支勝利的習慣,她正準備糾正,前排的陳詩雨卻搶先一步冷冷開口反駁:“誰說贏的就一定是你們了?”

郭曉離的勝負欲被這句話徹底激發,她看著汪曉涵還停留在興高采烈的那張臉,乾脆選擇擺爛直接狂了起來:“怎麼?還有其它人選?”

“那必然是冇有!”汪曉涵反應極快地跟著一唱一和。

“吃大餐嘍——”郭曉離眉眼彎彎,故意誇張地小聲歡呼起來。

-友還是想博一個單人間的機會。“黑白配!”三個手心兩個手背,第一組室友成功被選出。“我跟廖誌瑤。”陳詩雨淡然說出結論,收回手插進了兜裡。那麼現在,隻剩郭曉離、汪曉涵和周欣怡來分剩下的單人間和雙人間了。單人間當然是最舒服的,但郭曉離幾乎想也冇想就覺得自己會跟汪曉涵一間。從前這種綜藝分房她倆總是分到一起,而且汪曉涵想跟她聊這次的合作曲都憋了一天了吧。郭曉離抬頭看向汪曉涵,兩人默契地對上了視線。郭曉離相信...